毕竟刚刚经历了九年义务制教育,以及本人是个深沉的港乐痴汉。所以万一自带了语文阅读脑,两个剪辑分别用了幸而和万世巨星,顺便诱惑我剪了1874的桑上大大请一定要理解。(平沙落雁式) @桑上 

===============================================================================

隔壁讲的是,在一段关系中处于不平等位置的二人,只有在某一天双方的心态都调整为平等的状态时,这段关系才能继续下去。若是不如故,则人不如归。那么我要讲的是,这两个人在十八年中,似乎在不同的方向上愈行愈远,但对于这一段关系,二人的心理状态从来没有离开过十八年前两人分别时所处的位置。

 

对于马米,不曾改变的原因深刻来讲,是对自己的态度无所适从;简单来说,就是怂,还嘴硬。

 

如何无所适从呢,明明已经认定自己已经习惯于独自一人,觉得自己已经有所成长,觉得自己有资本与当初事事挂怀的某人抗衡,到头来还是藏不住心思不是么?

 

怎么又怂又嘴硬呢,不会追求幻影是么,绝对不会再主动联系是么,不会因为错过太阳而伤心,因为前方还有群星是么?那看见一个相似的名字就魂牵梦萦的是谁,苦苦守着手机等待一条简讯的是谁,为了一个邀约把行程改了个遍的又是谁?

 

因此,马米从来没有正视过自己的态度,她一心想要摆脱掉原来处于低姿态的自己,希望得到对方正视,但是只有孩子会拼命努力得到长辈们的认可啊。

 

对于non,她习惯于将一切设计好,觉得自己有义务为对方做出最好的打算,将一切错误都归咎于自己,并且将这种习惯保持了十八年。

 

她觉得没能为对方留下美好回忆是自己的错误,所以希望对方将自己忘掉,仿佛这样是最好的结果,殊不知她自己才是那个始终耿在对方心中的人。这样的姿态触怒了以一个孩子心态期望着得到认可的马米。

 

 “不要回头看,因为逝去的风景已经不再属于你。”

 

看到这句话时,讲真最先想到的其实是两年前才正式完结的罗生门四部曲(请自行走网易云)。而二人保持了十八年的心理状态,就是产生误解的那扇罗生门。

 

言不由衷,又假装不在乎。

 

 

法子这个人,以noriko的名字出现,在马米的眼中仿佛是一个non的翻版。但我私心觉得马米在对她的期待之中,也包含了对十八年前的自己的期待。她将法子当做十八年前的自己来看待。

 

她在试想,如果十八年前的自己不是努力去获得对方的认可,而是走向下一站会发生什么。所以她鼓励法子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她试想如果当年non对她说的是“总会遇到更好的人”而不是“如果我给你留下了痛苦,那就把我忘掉”,自己会不会处于另一种境地。

 

然后她在法子身上得到了印证。印证的不是平行世界的自己会发生什么,而是自己放不下。无论是十八年前,还是十八年后。即使现在的自己会犹豫当初的选择,但是给出否定的答案时总是迅速而果断的。

 

所以之后她去找了久世星佳。

 

「不是的。可是,前辈——」

 

一直觉得这一句话是最像马米的地方。一样处于低姿态,一样的嘴硬。

 

 

罗生门最可怕的地方在于,每个人在讲述故事的时候都带着私心,所以二人眼中事情的真相在不停地偏离轨道。尤其是分离十八年之后,没有人会来纠正自己,因此两个固执的家伙心中对于当时的芥蒂在不停加深,但念念不忘的却不一定是真实的。

 

最好的解决办法是什么,是需要一个人来纠正自己心中偏离轨道的地方。两个人促膝长谈,将事情解决掉。但纠正的过程往往是痛苦的,更何况两个人认定的都不是真相的话,那这件事情恐怕要麻烦一些……

 

那无非就吵一架嘛,吵一架不能解决的事情,那就在吵完之后再各自思考。

 

久世星佳这个家伙真的很喜欢红玫瑰。

 

而恰巧对方也会投其所好。

 

最后,我表示让我一个毫无经验且对任何细微的表达情感的方式都完全免疫的未成年人,分析两个耿耿于对方心中十八年的家伙,即使是站在上帝视角,我也真的是……手足无措,战战兢兢。

 中午为了这篇长评疯狂在书架上找《罗生门》,然后得到了母上的白眼,以及被一巴掌扇回屋子。而且没有午饭。不,是准备好吃饭的时候餐厅休息了。_(:_」∠)_

我真的已经尽力了啊,毕竟她们分开的时间比我都大啊喂……

所以点梗,就请写一篇幼驯染吧XD


评论(5)
热度(6)
  1. 桑上优子长腿承包协会会长。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我此前对隔壁吐槽,说,你看,铁马君的年纪比我的学生还小。我辈行将就木。 文字赋予不同人以不同的感觉。...

© 优子长腿承包协会会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