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完分了可以尽情浪了哈哈哈哈哈哈。

(并不,五小时的竞赛以为是在开玩笑么你。)

记梗,以及自己写的一小部分试阅。

(以及这几天隔壁们说好的暑假更长篇以及接龙都不知道去了那里......)

Utako和Natsume之前是同一实验室的好友,Utako设计了一项新的人工智能的精神网络,并将它应用在Natsume所设计的机器人之中。战争爆发后,Natsume被Utako要求带着机器人逃跑,而Utako死于小镇上人们的背叛。

多年后Natsume带着马米以修理机械为生。马米在自家的庭院内发现了年久失修的机器人non,央求Natsume将她修好。二人在Natsume去世后相依为命。长大后的马米一时意气带着non去做了关于强人工智能的测试,测试通过后被大肆报道,天海作为Utako的唯一继承人希望得到non的所有权,二人开始打官司。

==================================================

“我,我不怕您。”

 

小家伙迟疑了半秒,向院落内紫藤萝垂下的阴影处喊去。阳光透过架间的叶片倾泻在青石板地面上,形成斑驳的影子。然后稚嫩的童声消失在寂静的空气之中,藏在枯槐后的什么东西泛着些金属的光泽。

 

“当然。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帮我一把。”

 

微弱的声音从树后传出,转瞬间即被聒噪的蝉鸣所掩盖,以至于她一度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她不自觉地走向树后——等待她的是一双清亮动人的眸子。小家伙惊讶地张开嘴,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以确定自己是否在做梦。

 

天啊,那是个人。她这样想到。

 

只不过在关节处磨损的皮肤之下,暴露出来的金属骨架锈迹斑斑,所幸还能依稀看清最初银白色的模样。

 

“我说,你能帮我一把么?”

 

“您可真漂亮。”

 

小家伙伸出手去,摸了摸垂在额前的一绺黑发,无意间触碰到的皮肤光滑而冰凉。

 

她记得自己跑去工具房找了正在修理机械的Natsume,询问是否能帮助她修好那个机器人。距离的时间太过久远,她只记得Na桑从庞大而复杂的机械中站起身,将她抱在怀中。那是个繁杂而工作量惊人的工程。寻找合适的配件,更换零件,磨去生锈的部分,Natsume甚至将磨损的外表皮也一并修复好,消耗了几十个昼夜。

 

之后她的身边就多出了一个待人有些冷淡的黑发女子。

 

============================================================================

 

“法官阁下,我这里有一份0708制造者,也就是剑幸女士的遗嘱。上面明确说明了将她名下的一切专利都将由我的委托人继承。众所周知,0708所应用的神经网络系统是由剑幸女士所发明的。因此,我认为0708的归属权毫无疑问应该属于我的委托人。法官阁下。”

 

“不反对。”

 

她瞥了一眼坐在旁听席上的久世星佳,依然淡定自若,仿佛察觉不到己方处于劣势之中。她咬了咬唇,焦躁不安地望着法官,面色凝重。

 

“嘿,放轻松。我们会打赢的。”

 

稔幸向她眨了眨眼,低声安慰道。

 

“如果久世星佳桑仅仅是一个普通的物品,那么毫无疑问此时她的所有权应该属于天海小姐。我对遗嘱的真实性也绝对肯定。但是我想同样众所周知的是,久世星佳桑已经通过了强人工智能测试——这也是其令世人惊叹的地方。我想相关材料应该已经递交到您那里了。那么根据法律规定,在判定久世桑的归属权时,其本人的意愿及原告方对其的态度也是在考虑范围之内的。”

 

“我看到了你的材料,请继续。”

 

她停顿片刻,走到天海佑希面前。

 

“天海桑,我想作为剑桑的唯一法定继承人,想必您对剑桑的科学成果都十分顾念。”

 

“是,毫无疑问。这毕竟是我母亲留给我的唯一的东西。”

 

“请问,您是什么时候知道久世星佳桑…或者用您的话来说,0708的存在的?”

 

“几个月前…在报纸上。那条关于测试的报到。占据了整个头条。”

 

“那之后呢?您又是如何确定久世星佳桑所应用的神经网络是剑桑的科研成果呢?”

 

“是…之前与我母亲一起工作的前辈。”

 

“也就是说您平常有去拜访曾与剑桑一起工作的那些同事?”

 

“我的母亲有嘱托过我…是这样没错。自从母亲去世之后。我认为这样会帮助我了解她,您知道,作为孩子,总是希望知道父母的另一面。”

 

“很好,请问您是否认识杜けあき这位前辈?”

 

“认识。”

 

“关系很好吗?”

 

“是的,这位前辈原先和我母亲一起工作过很长时间,我小时候也经常去她家做客。”

 

“我这里有一份报纸,是杜けあき所提供的。是64年的7月8日的报纸。头条的标题是‘著名科学家毕生心血,人工智能或成真?’。请问您有看过么?”

 

“……没有。”

 

“我想,如果您足够关心的话,或者是对您母亲的研究成果真的感兴趣——毫无疑问杜桑是位和蔼大方的前辈。如果您有兴趣她绝对会将这份资料提供给您,不是么?法官阁下,我没有问题了。”

 

法庭内一时安静。


“真是…出色的辩词。不好意思,我只是客观地评价……行了,在休庭前,还有什么需要说的么?”


紫苑用目光扫过沉默的二人,轻咳了几声,点了点头


“那好,现在休庭。”

 

=============================================================

“你一点都不担心我们会输,是么?哎,这么看书对眼睛不好。”

 

她注意到那本厚重的英文书的封皮的左侧有个微小的缺口。然后那本书被她拿开,取而代之的是对方的脸,以及一个无可奈何的微笑。

 

“不担心。无论是官司还是眼睛也好。”

 

她顿了顿,低下头吻了吻对方的额头,戏谑道。

 

 “我知道你不会让她们把我带走,扔到实验室里,把我拆开来看一看。说不定会用电流刺激我的神经,替换几个零件,然后再看看那时我会怎么样?”

 

“行了,别说了。”

 

她吻上对方的唇角,左手抚上对方的脸颊。使用过度的洗发水味道充斥着鼻腔。在一切即将进行到无法挽回的地步之前,她艰难地选择了停止,在对方的促狭的目光之下又躺回原处。

 

“如果想要我闭嘴的话,恐怕还需要些更加行之有效的方法。”

 

她舔了舔嘴角,在她耳边说道,语气温软。

 

她大约是在担心自己。——久世星佳无法对这种感觉做出判断,于是她将对方的担心归咎与此。她原本对那个叫天海佑希的家伙并没有任何看法,既然与自己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也没有任何违背道德的事情发生在对方身上,那么她对任何人的评价都该是客观的。可是,如果那个家伙间入自己的生活,试图将自己与她分开,那么一切的前提都将作废。这是底线。

 

她之前从来不会为这个前半生都围绕着自己的名字而担心,并无比相信她的后半生也将是如此。但现在情况有了变化,她不得不开始设想如果自己被人贸然带走会是什么样子。

 

担心?该死,她当然担心。但毫无疑问,那个家伙从来没有让自己失望过。

 

事情不会是这样的。也不该是这样的。


=======================================================================

谁想写这个梗请找我啊qwq实在不行你写一半给我也可以的我接受啊。

评论
热度(8)

© 优子长腿承包协会会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