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早月】Addicted to you(二)

miche小天使上线XD

======================================================

“怎么样,调查有什么结果吗?”



在车门关闭前的一瞬,她伸手将对方的手拦下,钻入车厢内,这样问道。凉风哑然,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最近发生的几起连环抢劫案的凶手几乎成为了整个警局的心头大恨。



狡猾,谨慎…却又不知收敛。那条废弃公路沿途的旅店几乎被抢了个遍,巧合的是旅店内的监控录像无一例外被损毁。而那些喝得醉醺醺又大着舌头的顾客,只会记得凶手是两名漂亮而高挑的女子,以及枪口从其前额扫过时的战栗感。



用过的玻璃杯上倒是留下了指纹,只是与信息库进行了比对后,结果无一匹配。大概是两名潜心策划又没有前科的罪犯。



真是…精明到恰到好处。



大概警局内众人的假期也是这么逃走的。



她今天本不必出勤。为了这件案子,组里的成员都已经很久没有休过假了,原本以为可以和若央在家里看一下午的电影。她特意留了一张70年代的碟片,等待着上完夜班就与她一起回家。但是树里在找到了罪犯逃走时开的那辆蓝色卡车,若央就不得不和树里一同前去。



现场勘查本就是个繁复的工作,又加上这起案件上头的重视程度,恐怕计划好的假期又是要泡汤。从私心上来讲,她倒是一点不担心自己休假后组内会成为什么样子。有剑桑指挥,再加上几名新人也算是手脚麻利,还能出什么事情呢?



可惜若央那家伙不这么认为。凉风摇摇头,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



“是,拜您所赐,juri她从监控录像找到了罪犯逃走时所开的卡车。车牌号还有具体位置都在这里,我和naru她们可找了整整一个晚上……打算怎么犒劳我们?”



凉风咽下维生素片,含糊不清地说。她将文件夹递给剑幸,换来的是对方所递过来的印着警署70周年纪念章的马克杯。剑幸关好门,向坐在驾驶位上的那个局促不安的年轻人点了点头。



“早餐,三明治不加酸黄瓜?其他人我都送过去了,就差你的了。你慢着点喝,还烫着呢。”



凉风抱着极感恩的心情看了一眼被对方放在她腿上的三明治,几乎将咖啡一饮而尽。用来包装的牛皮纸袋上有着便利店的标识,并用订书器封了口。同样被订在封口处的小票上打印着十几种不同三明治。



可真了不起啊,记得住每个人的口味。她这样想着,感叹于对方的细心程度。



“罪犯是…开卡车跑掉的?”



剑幸皱眉,仔细辨认着图片上的字迹。



“是啊…怎么看也不该是最佳选择。但是据目击证人所说,是这样没错。根据车牌号查到,那辆车是来自一家租车厂的,60年代的车。看这里,这个型号的车在十几年前就已经停产了。”



她的目光随着对方所说移到照片下方。那家公司大概在几年前就已经因为经营不善而倒闭。汽车本身倒是因为性能优越而相当普遍,即使是现在也并非少见。从汽车本身入手恐怕有些困难。



“姓名呢?应该有登记没错吧?”



“对,来租车的人叫汐风幸。21岁,大三在读,听系内的教授说成绩似乎还不错。之前在孤儿院内长大。若央联系了她所在学院的老师,据说她在两周之前,也就是开始放暑假那一天,就已经离开学校了。”



“从时间上也说得通…可是也太年轻了些……”


她咬了咬嘴唇,看着打印在纸上的那张驾照,一副年轻而沉默的面孔,眼中闪烁着微妙而难以言喻的光芒。仿佛是一只经过蛰伏期后,伺机而动的犬科动物。



“没错,你再看驾照复印件的背面。”凉风翻页,指向照片。“是名器官捐献的志愿者。我是说,我并没有要下定论的意思,只是……”


她踌躇片刻,停止了继续说下去的打算。



“谁知道呢,在进行调查之前,一切的猜测都是不合理的。那现在卡车在哪里?”



“在一座农场内发现的。juri和miche已经开始调查了。我们的目的地也是那里。”



凉风已经拆开了三明治的包装袋,揉作一团塞到纸袋中。看了看夹在生菜之间的蛋黄酱,心满意足地咬了一大口,继续说道。



“总之,这个案子结了后一定要把假补给我。不,应该和老头子们商量商量,让全组放假。”



“那时候恐怕就不取决于我了。”她笑道,“或者说其他人放假都比较容易?”



“……什么意思。”



凉风望向她,蹙眉问。



“我…在东海岸的小镇买了房子。地方是mimi选的。”



“那倒是恭喜了。可是,这和放假有什么…等等,您该不会是要退休…?”



“嘛…算是吧。反正现在组内已经走上正轨,我也到了该退休的时候,人总是期望着给自己留点时间去做别的事情。”



凉风低着头,默不作声。



“行了,也许就是最后一次一起出任务的机会了。这对你来说可是件好事,年轻的组长大人。”



她一面玩笑着,翻看其他的资料,一面回忆着那个晦涩拗口的地名。她真的不擅长记忆地名。即使在几个月前,那个小镇确实给她留下了不错的印象——风景优美,治安良好,坐在房子的客厅中可以看到不远处的大海,房子的后面就是一片花园。这或许可以满足她们之前养一条狗的想法。但是也仅限于此。她无法回想出小镇的模样,甚至连那片心心念念了许久的海滩的模样也无法记清。



留在她记忆中的,是在跟在销售员身后,变得拘谨起来的mimi。大概她真的很喜欢那个地方,剑幸这样想。海岸和院子内那棵高大的悬铃木令她感到极度新鲜。她的模样像极了第一次随着老师参观博物馆的小学生,仿佛就连长时间的步行和枯燥的等待对她而言是舒适愉快的。



她们已经太久没有一起出去旅行过了。



每个周末都要在警局度过,被临时叫到现场也不是稀有的事情。连自己都厌恶这样的说辞。只有在取鉴证结果的时候才能见上一面,因此便格外主动。她在工作的时候是从来不会微笑的,笑容只属于二人独处的时候,可一旦笑起来就分外动人。是露水,是傍晚的烛光,是教堂演奏的管风琴。即使疲倦的时候也是如此,仿佛能给人聊以安慰。



愿意,她当然愿意。如果那棵悬铃木让她感到欣喜,如果小镇的空气能使她无须担心,那么当然。也许每次见面的时候就不会那么狼狈而匆促,也许工作和睡眠不会是唯一的话题,只是在公园散散步也好,该有多快活。Mao来看shouko的时候从来不会空手前往,永远衣冠整洁。令人羡慕,又仿佛无法企及。



当然,只要她愿意的话,自己记不住名字又有什么关系呢。





“您好,打扰了。我们是警察,有些问题想要向您了解一下。”



树里敲了敲门,等待着门内的答复。



那辆蓝色的卡车停在农场内,距离屋子不远的空地上。车型是很旧,但是车身上却没有一丝划痕。当然,除了挡泥板处的污渍以外。似乎刚刚被维修过的样子。可是谁会去将租来的卡车修理到这种程度呢?若央抱臂,看着卡车出神。



前来开门的是一名年轻的女性。年龄大约二十岁左右,手里拿着大约是刚刚换洗下来的衣物。见状,礼貌地点了点头。



“请问,我能看一眼证件么?”



“啊,当然。”



树里匆忙点了点头,将印有手册上身份证明的那一页递给她。那名女子并不着急接过,指了指站在远处的若央。



“那位小姐的证件……”



“抱歉…请稍等。若央前辈?”



大约是位处事谨慎的人?她这样想着,同样将证件递给对方。对方对照过证件与二人的面孔后,将证件交换给二人,做了个请的手势。


房间不算太大,但是打理得很整齐。餐桌上的花瓶装满了刚刚盛开的风信子,除此之外空无一物。沙发上堆放着大约是刚刚晾晒过的衬衫,但地板上摊开着的行李箱已经空无一物。家中除了必用的家具意外,没有什么别的摆设,但是巨大的书柜显得格外引人注目些。



“最近是家里有客人来么?”



“不算是客人。打算在这里常住——请问二位想找我了解什么事情么。”


树里大概是觉得对方面对警察会感到局促。而对方似乎并没有心情与她闲聊,直截了当地问道。树里尴尬地点了点头,转身寻找若央,却发现对方正专注地看向立在墙角的高脚柜。她只好拿出圆珠笔和手册,开始询问。



“请问您的姓名?”



“我叫初风绿。”



“请问您的…”“您院子里的那辆车,是您自己的么?”



若央打断她的话,直接问道。对方也没有面露不悦,歪了歪头,回答说。



“不是。是租车厂的车。”



“那这个人。”她将驾照的复印件递给对方,“您有在哪里见过么。”



对方打量了一眼,面色不改,也并没有立即回答她的问题,反而问道:



“请问这个人和你们的案件有什么关系么?”



“我们在调查的案件中,罪犯逃跑时所用的交通工具,也就是停在您农场里的那辆卡车,是以这个人的名义所租赁的。现在您能告诉我们您有没有见过这个人么。”



树里有些紧张地看了看若央。气氛变得有些紧张,仿佛连空气都凝结在三人之中。所幸对方并没有察觉到她语气的变化,点了点头。



“认识…很多年了。从小开始。”



“请问您和她是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她苦笑着耸了耸肩,“她住在我这里。在两天前搬来的。您觉得呢?”



“请问她现在人在哪里?”



“在山上扎营。本来说好我一会也要过去。”



若央点点头,不再发话。与此同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她吩咐树里将笔记整理好后,让对方在上面签字,之后就随着那名女子走出了门外。农场内,几名警察已经带好手套,将卡车封锁起来。成濑在与那位名叫初风的女子交涉,询问她是否有卡车的钥匙,对方点了点头,又返回屋内。



“Kaname。”



她拉过凉风,走到房子的转角处,刚刚好远离众人视线的地方。凉风露出些讶异的表情,不过选择跟随了对方的脚步。



“我想我们可能找错方向了。”她摇摇头,说道。“那个租车的大学生,和我们要查的罪犯没有关系。”



“你找到了什么?”



凉风知道,她没有把握的事情是绝对不会妄下判断的,因此而相信对方的判断能力。于是她并没有惊讶于对方是怎么知道的,而是询问她找到的东西。



“在高脚柜上。有一张长途火车的车票,姓名写着汐风幸。时间是6月22日7:30出发,6月24日14:00到达。也就是说,在第一起抢劫案发生的时候,她有不在场证明。”



凉风点了点头,并不感到意外,等待着对方接着说下去。



“还有一张卡车的维修单。车型和牌号就是院子内的这一辆。上面付款人的名字不是汐风幸。付款人叫Makoto。”



二人目光相对。若央就这样低下头,显得忧心忡忡。

评论
热度(10)

© 优子长腿承包协会会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