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早月】Addicted to you(四)

“诶,人都去哪里了?查理这家伙打烊也不知道关店门么?”


她褪下外套,随手搭在椅背上。Rika锁了车,尾随其后走进门内。她注意到桌子上摆着一个深色的背包。在空荡荡的店内显得格外瞩目。紧接着她感到事情哪里不太对劲。比如背包的主人现在并不在厅内,再比如收银机的抽屉被蛮横地打开过,边框变得扭曲,并被掠去了所有钱。


还有,储藏室的门现在大敞着——平时是不该有人去那里的。


“是juri来了?查理关了店去陪她么?juri她也难得来一次”


香寿没有回答紫吹,径直向储藏室走去。


然后她看到了地上的血迹。


血迹是来自查理的。她躺在储藏室内靠近酒水架的地板上,头部淌着血,几乎染红了发迹。树里躺在她旁边,手腕上残留着几乎微不可察的勒痕。血迹从酒水架一直蔓延到后门口,而二人就躺在那里,仿佛被吸走灵魂一般了无声息。


“喂tartan你不要站在这里不动啊,在发什么……”


紫吹推搡了她一把。从她身后挤入储藏室内,然后怔在原地。


“怎么会…?”


“开始动手了……”


香寿沉默。二人对望一眼,迅速抱起躺在地板上的两人,驾车向医院驶去。



医院二层是重症监护病房以及抢救室。走廊的尽头有一扇窄窗,能看到窗外阴郁而浑浊的天空。树里在一个小时前已经苏醒,含糊不清地喊着查理的名字,在tartan安慰过后才被护士推入了病房,又陷入睡眠。而查理已经四个小时没有任何音信,仿佛消失在了门的另一边。


二人坐在病房内的长椅上,沉默地对望着。


“juri已经醒了。但是查理......”凉风坐到二人身边,清了清嗓子,继续道。“我需要知道你们都看到了什么。”


“我说过了,我们回去的时候就已经看到她们在那里......”


紫吹闻言,沉下目光,转过头,避开凉风的视线,继续说道。


“至于怎么查应该是你们的任务吧?我的朋友们还在病房里,是我和tartan一起送她们到医院的。你们不去追查凶手,来这里怀疑我们?”


香寿拽了拽紫吹的衣袖,示意她噤声。


“只是惯例的询问...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那我...我去缴费好了。”


凉风默然起身,正撞上来者的肩膀。对方从抢救室中走出,摘下口罩,低声呵斥道。


“麻烦你们安静一点。这里是医院,病人们需要休息。你们三个谁是病人的家属?”


“查理她...没有家人。”紫吹摇了摇头,“我们是她的朋友。查理她现在怎么样?”


“情况稳定了,你们可以进去探望。但是她还没有醒,护士叫你们出来的时候请配合。”


她回头望了一眼抢救室,点了点头。香寿和紫吹进到房间内,凉风走到对方身边,微微点了点头。


“您辛苦了...那个,我是juri的同事,就是那个昏倒的孩子------您可以告诉我查理的病情么。我们工作需要...”


“没什么大碍。头部被钝器击中,所以失去了知觉,和那个孩子一样。没有子弹造成的伤害,只是血管破裂缝合比较费劲-----如果您没什么问题的话我要去晚吃饭了。”


她微微垂下目光,瞥了一眼对方,快步向前走去。


“等等,您说没有子弹造成的损伤?”


凉风紧跟住对方的步伐,追问道。


“没有。抱歉,恕不奉陪。”


凉风站在走廊之中,看着极安静的重症监护病房,不禁打了个冷颤。


成濑她们在储藏室的墙内找到了三枚子弹。如果查理身上并没有中枪,也就是说罪犯在短距离射击范围内全部射偏。或者说这三枚子弹的作用仅仅是恐吓坐在储藏室外的人?另外,如果罪犯将子弹全部射偏的话,正常的做法应该是选择继续射击。而墙内只有三枚子弹。那么另外三枚子弹的去向也令人存疑。


至于香寿和紫吹,二人对之前的去向描述地极为模糊。据店内的常客所描述,二人常常是在周三下午的三点准时进货回到店内。香寿对此的解释是她们在进货的时候对方没有库存,所以去了别的仓库调货,因此回到店内的时间延迟了。但成濑给二人所留的酒厂老板电话打过去时,却始终没有人接听电话。因此二人话语的真实性也变得可疑起来。


“kaname,juri怎么样?”


若央疲惫地坐在她旁边,将头靠在她的肩上,问道。


“之前已经醒过来了,没什么事。她的朋友,那个叫查理的人,也脱离危险了。”


“那就好。Juri这家伙真是……”


“下午去了哪里…?”


“和Utako桑去查了子弹的型号。子弹被销售到了犹他州。是否有登记的话Minako去查了还没有出结果。”


她向对方身边靠得更紧了些,头发抵在凉风的脖颈之上。警服是立领的。所以并不觉得很痒。但是头发上的汗水沾湿了脸颊,粘腻得过分。她只觉得心跳变得缓慢,停滞不前。


“您好,票据我要给哪位?”


“票据?我们还没有结过账。”


“那位刚刚下楼的小姐已经结过账了。她让我将票据交给二位。”


年轻的护士指了指漆黑一片的楼梯口,二人错愕地盯着护士所指向的方向,却并无人影存在。


真是越来越奇怪了。凉风心想。



夜间突然下起了暴雨。雨势来得迅猛,霎时间雷声大作。小楼上的灯火闪烁了几下之后骤然熄灭,陷入一片黑暗之中。紫吹仰头望了望二楼窗口的烛火,收起雨伞,抖了抖外套上的水珠,走上楼,敲了敲左侧的门。

来开门的是一名穿着黄色皮衣的女子,左手还拿着卷烟,她显然愣了一愣,将门开得更大,招呼她进来。


“…rika?吃过晚饭了么?”


“不用担心我。Mami呢?”


“在沙发上睡着了。”


“那久世桑呢?”


“去解决枪的问题。不然的话警察那边应该会很快就查到mami。先进来坐吧。”


她指了指蜷缩在沙发一角的人,说道。沙发上的人睡得正熟,大概是极困倦的样子。身上披着一件红色的衬衫。即使是在睡梦中面色也没有轻松一分。气氛沉闷,真矢从超市的便利袋中找出一罐啤酒递给她,她摇摇头,婉拒了,坐到沙发的尾部。


“我等一会儿还要开车回去。这两天真是辛苦了她了……”


“要回去找tartan么?只是她一个人看着的话也……”


“那倒不必担心。Yan桑也在看着查理,应该没什么大碍。只是有个麻烦的警察盯上我了。在查理醒来之前一直在追问我和tartan下午去了哪里。”


她皱了皱眉,向对方抱怨道。真矢沉吟了一会,扬了扬下巴,示意她拿起桌子上的东西。


“什么?”


“两张信用卡,以gaichi的名义办的。等查理病好后,你和tartan就带着她离开这里吧。查理受了伤,需要人照顾。你们三个人一起的话也可以减小嫌疑。而且你自己也说了,被人盯上了不是么?”


她微微耸肩,望着她说。紫吹无法反驳,因为真矢说的无不道理。她小心地将卡片收到衬衫内侧的口袋中。


“是yan要求的么?”


“算是吧…rika,查理已经受过伤了。我们不需要再有另一个人受伤了。等一会雨小一些后你就回去吧。”


她摇摇头,说道。


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结束。


她望向窗外,喃喃自语道。

评论
热度(12)

© 优子长腿承包协会会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