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翅久】耽溺(机器人真琴翼,机器人统治设定,预计BE,上)

掀桌,你圈所有大大集体耍我玩系列。抱着小枕头哭唧唧......

夏夕空:

*糖梨的点梗……以及我恍惚间听见了她回来以后见到糖变刀的尖叫声。

*她回来之前我们搞完事情啊哈哈哈。





现实,只是以毫无意义的变幻欺瞒我们的眼睛。

然而我们宁愿为现实所欺;爱别离苦,何妨忘记,付之沉迷。

 

0.

 

Makoto细细的审视着镜中的自己。

它转动颈项,镜中的面容也由整脸,转为四分之三侧面。

 

杏眼,眼尾上翘,带着一种精明的锋利;鼻骨线也令人满意——尽管这张脸比较骨感,亚洲人的长相相比于它们最早高眉深目、千篇一律的出厂设定,线条还是要柔和一些。

但是肤色要比较低级的Ⅰ、Ⅱ两级原始的设定更深一些——Makoto的种族认为机器人是个蔑称,它们现在自称为Κύριe,在希腊语中意为"主人"——

 

的确更引人注目。Makoto暗暗这样评价。

 

如果各位还能读懂这篇文章,大概说明各位与笔者同属人类;所以机器人这个名字,似乎更加贴合各位的认知一些。

机器人有机器人自己的语言,并且不断消灭着有关人类语言的数据。

 

笔者也需要向不知何时代的读者,解释自己的处境:您或许已经猜到了,人类自己的高功能造物,鸠占鹊巢,成为了地球新的主人。

 机器取代人类,哺喂人类;最终在人类日益依赖它们的情形下,背叛了人类。

 

其中外观最像人类的、也是现已知机器人中最高阶的Ⅳ级,大多数是机器人叛乱最早的领导者;而如Makoto这般原先是低级机器人,升级上来的则最高升至Ⅲ级,亦是机器人军队中的领袖或是Ⅳ级机器人的副手。

 

笔者的祖辈是几支尚有反抗余力的人类队伍中的一只;陆地现存的人类则已完全缴械,要么在机器人的研究院里,要么作为宠物被蓄养着——笔者无法评论哪种情况对人而言更好一些。

 

据登陆过的祖辈或是被救出的宠物所言,我们知道机器人中Ⅰ、Ⅱ级作为平民和战士,统一保持着东欧人的外貌特征;而Ⅲ、Ⅳ级则有拥有不同面貌的权力——

它们通过眼睛中的特征芯片辨识彼此,因而不存在根据外貌辨识其他同族的问题。


至于,为什么我们反攻时,使用"登陆"这样的说法——

现在唯一已知不受控于机器人的人类族群,住在一批本已经被淘汰的潜艇里,这类潜艇过于古旧,以至于用以监控的系统早已淘汰,而机器人尚在应对海战中有明显的缺陷;于是仅余的、还可被称之为人类的生物,就这样苟延残喘在这颗星球上。

 

笔者是尚在反抗的人类中最没用的那一些中的一个,因为出生时便不能行走;最后只能做一个教师,每隔数月便换个潜艇为尚幼的孩子们教点东西,算是现在少有的有可耻空闲的人。

 

教书之余,笔者总害怕人类彻底覆亡之后,竟没有什么记录潜艇里生存的人类最后怕是徒劳却也不失勇敢的反击;所以才记录着这期间发生的一些大事,以求为后世所知。

记录本身,或许是笔者唯一能做的、对人类倾毁命运一些不足道的反抗。

 

然而以下的这个故事,或不宜见于相关历史,才在私人笔记中写下。

甚至心血来潮开头时,都忘了向后人解释今人的境遇。

 

这是笔者从一艘日本人为主的潜艇上听来的;他们这个民族总有些偏于暧昧、善恶不分的心性,导致闻者或许同情人类的同时,也会对机器人产生不该出现的情感。

或许因为,机器人的情感最早来源于人类以代码进行的模拟,人类生而就具有远比之丰富的情感;所以第一个带回这个故事的人,或许对机器人的情感有自己的附会。

 

那是7823年的一个冬天,人类第五次联合登陆的作战行动失败了。

 

1.

 

"抱歉打扰各位…抱歉打扰……你们这群兵痞都快点给我安静下来!"

来自Ⅳ级的Utako怒吼一声——


Makoto按了按身边仍然试图说下去的Asajikayo的肩;它作为优秀的战士刚刚升格到Ⅲ级,立即就将原先的容貌换为了战场上死者的面孔。

 

高鼻深目、金发碧眼是这里低阶战士或平民的相貌;而一场战争后,它们这边清理的尸体容貌数据才会第一次录入数据库,此时精英们才会像炫耀战利品一般,占有手下败将的容颜——

亚非种人类的相貌要远比欧洲人受欢迎。

 

"我知道你们一场仗打完高兴极了,都想各自找个地方带着宠物喝酒的喝酒度假的度假,"Daichi缓步从为它让出的一条道走到话筒前,环顾台下,"但是很抱歉,有叛徒不接受审判就随意处置的道理么?"

 

"Daichi,是研究院笼子太少还是暴发户宠物太多?"

"没错,我觉得没人关心残渣走哪条下水道不是?好看点的卖了不好看的做实验算了,这么郑重其事有什么必要……"

 

Daichi沉默的一个一个看过去,直到提反对意见的人声音渐消,挑了挑眉:"你们要学着仁慈一点,我的意思是,对敌人仁慈远比暴力更伤人——只有施舍才能伤到人不值一提的自尊。"

 

Asajikayo凑到Makoto的耳边:"似乎很有意思的样子?"

处处都是私语——Makoto其实不是很喜欢这样的场景;比起一群人以声浪决定一个人类或为宠物、或生不如死的命运,它喜欢堂堂正正一点。

 

站在对方面前叩响扳机,比看无能为力的恐惧人类或痛骂一阵、或跪地求饶的情境,要舒服的多。

奇怪,我们代码里难道有——它联网搜索了一阵,在人类用语中找到了一个比较准确的形容——痛打落水狗这样的初始设定么?

 

全息投影准备好了;很快,第一个叛徒的影子被投射到他们头顶上。

那是一个衣衫褴褛的男人,只剩一条腿;扎着绷带的伤处有红色的血痕,皮肤蜡黄。

他在数十道目光之下无措的想要爬出全息投影的范围,却被守卫一脚踹了回来,蜷缩成一团发出无助的悲鸣。

 

Makoto竭尽全力想让自己露出一丝喜色来,以免周遭对它看人类的态度有什么误解;然而或许也没人注意它——

"滚去研究院"、"研究院",周围都是满怀恶意的笑脸;男人嘴唇抖着,仿佛一只兔子见了群狼尖锐的獠牙。

 

Daichi等声浪稍歇,拿着话筒开口了:"你还有什么要为自己辩护的么,叛徒?"

那个人似乎被这句轻描淡写的话激怒了;他猛的弹起身来,以至于残肢磕在地上都来不及一顾:"我不是叛徒!"

 

每次都有人被相同的话激怒——Daichi这次甚至懒得跟他辩论这个问题,在一片笑声嘘声中冲全息影像挥了挥手。

这个人未来的命运便这样被决定了。

 

研究院除了大规模的投入多代近亲繁殖获得的Human 0进行研究以外,战俘常作为特殊个体进行研究。

 有生之年这个人都不能再离开那四面都是冰冷银墙的研究院——

在那里呆过3年,它很熟悉那里研究些什么。

 

Makoto看了一眼旁边兴奋的Asajikayo,又将目光移回全息投影;那个人已经被拖走了,投影的光如一片淡淡的灰色尘埃。

 

没有几个战俘还有完整的肢体;一个又一个残破不堪乞丐一般的人被拖进这片尘埃里,迅速被决定了命运——

除了研究院肯收下这些烂骨头,谁肯养这么一个宠物在身边呢?

 

到第三个缺手却相貌俊美的孩子时,关于他该做宠物还是用以药物实验争论了半天,甚至搞起投票来;最后还是Daichi拍板,能卖出去就卖,卖不出去再送研究院也没什么关系。

接着就是平凡的人类拖着残躯出现,再迅速被决定去当实验品;直到——

 

有一个人自己走进了那一片灰扑扑的投影里。

是一个女人。

 

2.

 

她被一脚踹弯了膝盖,在一片哄笑中跪坐了下来。

 

Makoto正细细观察对方那属于敏捷战士的体格,便正好撞上那人望来的目光——

它无从形容那个人看到她那一瞬的表情,反正,Makoto认为人类对自己是别样关注的。

 

人类有一双如曜石般的眸子;Makoto想,自己是不是最近太关注打扮了,以至于对人类的外貌如此关注——

那双眼睛又移开,低下去;然后黯淡失色。

 

它对于这双眸子中叫做情绪的东西有些好奇。

 

周遭高呼着"拍卖";毫无疑问,这个人有优势成为一个好的玩物:这是一个肢体完整的、倔强在这般情境下又显得格外脆弱的人。

等待着作为某个人宠物被配对的悲惨命运,虽然她曾经是个优秀的战士。

 

它们的代码里没有模拟人类生理欲望的字符,因此以人类为玩物时,常以观察人类的交配为乐。

这样,即使她不再漂泊——Makoto知道这些最后自由的人类生存在它们无法定位的漂流工具上——或许也对这个人是毁灭性的打击。

 

"Makoto,您有什么不舒服么?"

身边Asajikayo问道。 

"……没有。"

 

Makoto这才注意到自己紧锁着眉头;它意识到把对这种对以他人羞辱为食的厌恶表现的有些明显,忙放松了神情,做出一副事不关己的姿态来。


谁都想看这个人被送去拍卖。

Daichi例行的问话很快就结束了,全息投影中的人类沉默不语;在离开之前,她的目光又一次与它相触。

 

……怎么形容一个人的目光,实在是刻意为难Makoto。

人类似乎总有对这种情绪的准确形容,它也知道这些词语,却无从感知。

 

Makoto对于一个人类对自己的关注目光并不觉得不悦,只是觉得好奇;或许对方频频看自己,跟自己现在的外表有关,它想。

这容貌的主人属于跟自己搏斗了许久的一个女人。

在一个掩体中,她摁着它的头,试图把水壶中的水倒入Makoto受伤裸露在外的线路里——

 

它卸下自己的左臂,用残破不堪的边缘与厚重的金属外壳猛击她的头部——

用力太大以至于录入对方的容貌资料前只能先做了复原。

它有些遗憾的看对方脑浆迸裂,收拾起了对方压碎的骨头。

 

原先有些失真,Makoto叫研究人员重塑了几次,直到满意为止。

它很好奇这个人的故事;对于一个猎物产生这样的好奇,也是Makoto自己始料未及的,却又觉得合理。

Makoto喜欢战士。即使力量对比悬殊也肯奋力一搏的那种,战胜了这样的人让它骄傲。

 

这个俘虏也许认识死在自己手上的、这张令自己满意的脸——Makoto想,那她也不妨在拍卖会上买这个人回来。


很快它知道这个人名叫星野纪子。

它打点好一切,等着买下这个人类问话的那天。

评论
热度(19)
  1. 优子长腿承包协会会长。夏夕空 转载了此文字
    掀桌,你圈所有大大集体耍我玩系列。抱着小枕头哭唧唧......

© 优子长腿承包协会会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