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翅】泡影(十八)

释放天性:

她终究知道了,于是带着指掌交错的温度与不容拒绝的眼神来问自己了。


从她的指尖到她的双目,所有的触碰,都灼热非常。




烧的她不安而惊惶;她不知道怎样将自己的境况说给她听。


被人关心是好的吧?




久世星佳感觉到某种带着苦笑的声音轻轻的响在自己的脑子里:你知道她必然会发现的。


她和你一样,对彼此总是能见微知著。




面前的这个人在她的面前一次次的剖白过内心:说想念、说爱,以及自己对她而言的重要性。


所以如果说她告诉真琴翼——自己眼睛视觉有异况——对于她们更进一步是个机会。




“……现在先不说了,”她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手抽了回来,回避着真琴翼的视线,“还是在手术室里那个人情况比较重要。”


“……是啊,”真琴翼咬了咬下唇,“我也先回实验室去好了。”




“嗯。”久世星佳含混不清的应了一声,低着头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来。




真琴翼勉强弯了弯嘴角,站起身来,朝电梯的方向走了两步。


她猛然停住脚步,略在原地停了一停,终于还是返身疾步走回来。




“这样回答不行吧。”


真琴翼很少用这种强硬的语气跟她说话。




大概要在五年前了。久世星佳都要对这种语气陌生了。




“……真的没什么。”


“别骗我。”


“所以,”她逼着自己与她对视,“即使我不想告诉你,你也非要知道?”


“如果我刚才没有听错的话,”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是你刚才自己说什么都可以问的。”




“……”


“是什么严重的问题么?”


“不是,我说了,我暂时不想说。”




“……你不要怪我,我很担心你,”真琴翼缓和了语气,“……我想大概真的是你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那就需要及早发现问题才好……”


“……还真是谢了。我是说,为了我好的心思。”




“你要不想说当然也可以不说,没逼你。”


“我一开始就没想说,是你回过头来又要问。”




“……”


“我不想跟你吵。”


“说的好像你刚刚说出这些话都是我的错似的。”




久世星佳低下头去,沉默了片刻,轻轻哼笑一声:“我是觉得挺有意思的。你要怎样,永远最重要,也不会管我怎么想;你想要分开,你想在一起,你觉得我重要,你觉得我需要……总之别打着为我好的旗号。”


“……所以你是在说你觉得这些你都不想,全部是我自作多情?”




“我可没有这么说。”


“那你什么意思?”


“……你觉得现在这个情形吵架合适么?”




“我也没别的想说的。是你说的要在一起,现在反倒全成了我一个人逼着你重温旧梦……”


“所以呢?是不是想说干脆就算了?”




“不,这是你的想法。”


“你可什么话里都是这个意思,跟之前毫无区别。想要在一起的时候,一直说既然各有前程不如好聚好散的,是我么?”


“听听你自己的说法!爱人将所有的事情置于我之前,我连感到恐惧的权利都没有?你有过任何关于我的安排么?所有的事情都是要我自己努力……我现在到这里了,我想……”




“还真是,自从你来这里就没发生什么好事。”


“……”




“……一开始,也是你劝我,不如先考别国的执照出国,如果我没记错的话?”


“你自己不想么?别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我身上,似乎全是我不可理喻无理取闹?你最正确了,为了自己的事业前进有什么不对?”




“如果你那天肯来送我,或许我会留下的;我并不是……”


“对啊,”真琴翼冷冷一笑,“当然你现在怎样说都可以了。”




“……是吗,我现在怎样说都可以?当初是你自己毫不在意的说‘分手比较好’,真琴翼你问问你自己,我中途问了你多少次到底问题出在哪里我们一起商量,坚决要分手的是谁?!”


“那你是不知道我需要什么还是……当时你是真的觉得我们以后不会分开么?”




“现在说有什么用,反正你也不会信。”


“如果你当时肯跟我说的话,或许……”


“好了。能得出的结论不过就是我们都认为自己做的是对的,到现在还是如此。”




真琴翼刚要开口反驳,久世星佳又补上一句:“有人在看。你不是要回实验室么?”


她狠狠的咬住下唇,转身走了几步,又回头去看她;然后就与对方视线撞在一起。




她们凝视着彼此,戒备和对峙填充了交错的目线。


最终久世星佳低下头去,真琴翼深吸了一口气离开。




或许一开始的想法是对的——也不要真如所有人所祝福期待的愿景一样破镜重圆。那适用于乱世的世殊时异,却与她们这一地玻璃碴子毫不相关。


彼此果然还是有所埋怨的。这简直令人心怀恐惧——如果她们不成功解决这些怨怼的话。




“我并不是不在意你,如果你追来,我会愿意为你留下来。只要我们在一起。”


“当然你现在怎样说都可以了。”


百口莫辩之处在于我真的这样想,却没有任何证明。


久世星佳长叹一口气。




“自从你来这里就没发生什么好事。”


真琴翼为这话刺心不已,却不敢继续追问;不论是她的老师还是她的挚友,两个人出事跟她毫无干系。


但是她更怕亲耳听到对方将这一切归咎于她。




或许等冷静下来了聊一聊能好一点。


……可谁又知道呢。这真是令人疲惫不堪。




久世星佳时不时的看看手机,或是发发呆,直到幸姬的手术结束。


她在轮床上躺着,被缓缓推出来;见到久世星佳之后笑出两个酒窝来。




“你怎么样?”


“椎麻,所以就跟手术室里的医生聊了聊天,”幸姬声音有些沙哑,“一切都好,不是么?”


“……你啊。”




久世星佳在她的额头上点了一下,随着推着轮床的麻醉医师和护士一并转入电梯里。




顶灯泛着刺眼的白光。


浅田幸姬闭上眼睛,那些白亮的光斑慢慢变青变暗,缓缓地融进微微泛黄的视野中。




久世星佳一手搭在轮床的扶手上,另一只手抚着她石膏绷带之外的手指。


随她们跟来的麻醉医师则查看着输液架,伸手调整着止痛泵的释药速度。




由于术区集中在脚部,就只给她自椎管给药做了腰部以下的半身麻醉;现在她的腿部还毫无知觉——浅田幸姬的左手从被下轻轻地碰了一下自己裸露的大腿——否则感觉像是双腿本来就不存在似的。


“到了。”




电梯门打开,随即轮床在走廊行进;躺在床上被推着直行、转弯,对她而言还是第一次。


浅田幸姬微微侧了侧头——即使是椎管麻醉,为了防止麻醉药物带来的不良反应,也要求平躺六个小时——其他病房的门在她眼前向后滑去。




她们到了她的病房,将她与一次性的蓝色床单一起从轮床上抬起来;然后把她安置在病床上,抽走那张一次性床单。


护士上前来解开她的衣襟,将心肺监测仪的探头黏在她的胸前。


淡蓝色的吸氧面罩覆在她的脸上,头顶的氧气瓶发出气泡破裂的轻响。




如果是带教老师提问流程或是流程步骤的原因,浅田幸姬一向是熟悉的;但这也是她第一次以患者的视角感受这些。


她有些焦躁,转眼去寻久世星佳,却看见真琴翼疾步走了过来阻止她:“前辈……要保持平躺的,防止不良反应。”




“……啊,mami你来看我了呀?”


“non chan在跟麻醉医师确认注意事项,我进来的时候看到了。对啊,我来看你了。”




“哎呀还要确认什么,她自己一个当头的还不知道?”


真琴翼坐在她床前,笑了笑:“你还不知道她?保险为上。”


“知道啊,”浅田幸姬垂下眼睛去,“她这样认真其实也不错。”




“……天,前辈不会要跟我抢吧?”


“才不是跟你抢,我都已经跟了我家这位好多年了~我都在这里三年了~”


“……不,不会吧?”


“没错的,她绝对爱我更深~”




“那我要哭了。前辈先别说话。”


她看见真琴翼凑过来,轻轻揭开氧气面罩,看了看她的唇:“前辈渴了吧?现在不能喝水,我帮你用棉签润一润?”




“mami没事,这个我来。”


真琴翼侧过头,看见久世星佳拿着纸杯和棉签,点了点头让出了位置。




“non chan,叫你家小媳妇别整天前辈前辈的叫,她难道一直也叫你前辈?”


“她跟我的关系能跟你一样?闭嘴,手术室里聊了四个小时还不够?”




“……那是因为我一直在急诊很久没在手术室呆那么长时间了,”浅田幸姬就着棉签顶端的湿意抿了抿唇,“以前也就叫幸姬桑的啊。”


“好意思说你是怎么整她的,嗯?把人从医院里挖出来骗到酒吧?你明知道我见你带她进来肯定会去看发生了什么?”


“你得了便宜还卖乖?你以为我瞎?你们俩那个干柴烈火浓情蜜意沸水煮雪……”


“好了乖乖吸你的氧,”久世星佳把浅田幸姬的氧气面罩扯回原位,“等椎麻过了有止痛泵也有你受的,啰嗦什么。”




她扫了眼真琴翼,不出意外的看到对方微微拧着眉头在原地沉默着。


刚吵完架,想起之前的亲密时刻大概相当的难受。


那当然,自己听的都难过。


怎么又变成这样了呢?




“mami啊,你要是没什么事就先回去好了,”久世星佳带着笑,就像是一切寻常,“今天晚上幸姬输液换瓶次数多,需要人盯着。”




真琴翼看了她良久;久世星佳的笑都要挂不住的当口,她最终点了点头:“那好吧。幸姬桑,一定好好休息。”


“好吧……再见。不是我不想留你哦。”后者隔着面罩,声音有些含混。




久世星佳忙背过身去,不敢再看真琴翼一眼。

评论
热度(17)
  1. 优子长腿承包协会会长。夏夕空 转载了此文字

© 优子长腿承包协会会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