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x71】节肢动物(上)

设定是红白歌会当晚,不务正业的四组人(大雾)

久翅,tamonoru,轰央,爹熊这样......


1.

“不好意思,入馆时间已过,您如果想要参观的话请改天再来吧……”

 

脚步声骤然停下。

 

这大概又是一个没有注意到入馆时间的游客。她这样想到。

 

就算对方是什么大人物也没有关系。反正现在已经过了下班时间。较之工作,人生总应该有些其他更重要的东西。

 

或者,人。

 

出门的时候忘记了做饭,恰好与那家伙同宿舍的一路前辈也不在。她应该不会沦落到去隔壁和mariko一起吃纳豆…?

 

她揉了揉困倦的双眼,摘下别在胸口的名牌,随手扔进抽屉内。坚硬而泛着金属光泽的物件发出一声极清脆的撞击声。

 

她在等待着对方的回应。

 

她见过形形色色的游览者。有抱着善意的,自然也不乏无理取闹者。无论是咒骂也好,抱怨也好,久世星佳对此已经习以为常。她已经极擅长处理这些事情。她只是有些担心。如果真的发生意外,那位常常在上班时间打瞌睡的保安会不会及时赶到。

 

但来者似乎并不在意她是否会回应自己,并且丝毫没有回去的打算。

 

也没有发出失望或是遗憾的叹息。平静只持续了数秒后,脚步声再次响起。

 

久世星佳微微诧异,从柜台间的缝隙向门口望去。

 

一双棕色的雪地靴。

 

鞋边被雪水打湿,颜色渐深。大概是特意踏雪而来。裤脚处恰好被卷起极整齐的两折,露出浅灰色的内衬。

 

只不过,两只袜子的颜色似乎…不太一样?

 

“既然如此,”对方顿了顿,强压着话中的笑意以及微弱而紊乱的吐息。“那我可就先回去了。”

 

“mami?”

 

她闻声猛然抬头,起身向门口投去一瞥。目光还未聚焦在来者的面部,挂在抽屉边缘的扩音器线已将她狠狠拉回地面,头部骤然间撞上木质的柜角。

 

意外总是会有的。但是不一定总会来得这样恰到好处。

 

当她还在困扰“为什么抽屉会莫名被拉出来”这种事时,对方已经忍不住发出了低笑的声音。博物馆内那台破旧的空调难得没有运转不顺。于是在这种安静的环境下,笑声便听得格外清晰,凭空添了些促狭的意味,也更加令人难堪。

 

啊,即使是工作服也出人意料的好看。胸前别着博物馆拟人形象的徽章也很有趣。

 

所以之前说什么工作服太难看所以不让自己过来,果然是借口吧?

 

她吃力地解开缠绕在抽屉上的线圈,将自己从其中解救出来。扶着转椅勉强站起身来,恨恨地将线圈连扩音器一并扔进抽屉内。之后才想起来,是不是应该对刚才那家伙的笑声有所回应。

 

“喂,笑什么啊……”

 

她低声抱怨道,揉了揉刚刚被线圈勒过的脖颈。

 

紧接着她感受到身躯被对方紧紧束缚住,呼吸困难。一股潮湿的气息将她包围,久世星佳打了个趔趄,向后退去两步,失去重心,摔倒在转椅上。身上那人的重量对她来说算是不小的压力。转椅飞快向后退去,直至撞上身后的柜台。

 

她感受到肩胛骨狠狠地撞上了大理石柜台的边缘,吃痛地抿住嘴唇,肩部的疼痛让她开始怀疑自己的骨头是不是还完好无损。

 

幸亏自己平时还算经常补钙,所以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脑中猝然间升腾出这样一个想法。她皱眉,对此不以为然,并为自己的联想感到可笑。

 

“mami,你太沉了……”

 

她艰难地将对方从自己身上推开。踉跄站起。

 

“哈?我才没……”

 

“前几天幸姬过生日的时候,我那份蛋糕也不知道进了谁的肚子。”她伸出手去捏了捏对方的脸颊,“还有……啊。”

 

她的肩膀上狠狠挨了一拳,有些吃痛地轻叫出声。而罪魁祸首却无愧疚之意,毫不在乎地别过头去,视线从她的脸上游移至那架巨大的恐龙骨骼。

 

与此同时,她注意到对方的脸已经红至耳根。

 

真是……脾气越来越大了。

 

“Mariko桑让我来叫你。”

 

“有什么事情吗?”

 

“没什么,只是大家一起看红白歌会,然后吃寿喜锅什么的。”

 

“又是红白歌会,每年都是这样子啊……”

 

她打了个哈欠,满意地看着对方在无意中坐到音效按钮后,被背后的模型发出的恐龙音效吓得一震,并及时在对方转过头之前止住了笑。

 

“那你有什么别的打算……这个是?”

 

真琴翼趴在玻璃展柜前,指着展柜内的一小片深黑色的化石,问道。

 

她走到对方身边,俯身查看。手肘处无意中蹭到她柔软的发。对方便借机钻入她臂弯之中。吐息极分明地打在她的前臂上。一小片湿热的空气在皮肤上蔓延开来。

 

“打算倒是没有——三叶虫,距今5.6亿年前的寒武纪出现的节肢动物。在二叠纪的时候完……”

 

“那这个呢?”

 

“三叶虫。”

 

“诶诶,好厉害!讲解员还要背这些东西吗?那这个呢?”

 

“呃…mami……”

 

上级生无奈的扶了扶眼镜,松开她的肩膀,将介绍牌指给她看。

 

“这个也是三叶虫。我觉得你可以先看看展览介绍?还是你希望今天晚上我们好好聊一聊如何辨认节肢动物……?”

 

真琴翼闻言,若无其事地站起身,装作认真地研究起贴在显眼处的介绍牌。

 

看起来可一点都不像没有事的样子。显然她有些生气了。虽然这里并没有其他人,但刚刚的口气大概会让她感到难堪?

 

虽然这种事情应该在话脱口之前考虑…?但总之尽快解决这种问题,总比拖到以后要好得多。

 

她思索片刻,开口道:

 

“三叶虫用了3.2亿年,进化出了极为繁多的种类,看不出来的话也算意料之内。”

 

她顿了顿,继续道,“人类也是一样。虽然冠有不同的姓名,面貌不同,性格也不尽相似,可是对于地球来说,我们都是虫豸。”

 

久世星佳这样说道,用那种极为严谨的口气。仿佛在做一场学术报告。

 

“所以?”

 

对方的语气显然引起了她的注意,她抬起头问。

 

“所以,人生苦短。即使是虫豸也有及时行乐的权利。”

 

她看向一脸迷茫的真琴翼,微笑着将她扶起。

 

“现在还想去看红白歌会吗?”

 


2.

“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每次出来跑腿的都是我们两个。”

 

沉默片刻后,稔幸问道。

 

“啊?你说什么?”

 

爱华略微一怔,将吐司放进购物车内。

 

替上级生跑腿这种事情应该算是每个新生入学后的必修课,但大多数时候也只是止步于去给全系的上级生们买冷饮这种事情而已。众人对此举也谈不上多有怨言。更何况这次是与几个熟识的上级生们一起跨年,自己只是跑腿又不用出钱,所以买东西的时候便格外勤快一些。

 

“我说,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每次出来跑腿的都是我们两个?”

 

“啊,想过啊,因为在几个人之间是最下级生。要说每次的话其实也没有吧?——诶,淡啤打折,要不要来一小箱?”

 

爱华停下购物车,走到用极夸张的颜色绘制的打折标签之下,将包装上的配料表那一面翻到最上方。稔幸打量了一下正在认真查看淡啤配料表的好友,从她手中接下购物车。

 

“是啊,上次您老人家喝了个大醉,跑腿的自然就剩我一个人了。这件事当然没那么简单,”她摇摇头说,“我的意思是,mami和ishi她们两个明明也是最下级生对吧?你仔细回想一下。”

 

“mami不是去叫久世前辈了么?ishi和若央前辈一起出去了,那就只剩我们两个人了。”

 

“我又没说这次啊,笨蛋。可是之前出来买东西的也一直是我们两个啊……”

 

她狠狠地揉了揉爱华的头发,在对方腾出手来挣扎之前率先躲开。这一举成功激起了爱华的怒火,试图以同样的方式回击过去。所幸在挣扎时注意到了路人异样的目光,她才强忍着收回了已经触及到对方发梢的手。

 

“哎,你干什么?不过这么说来,好像……是啊。但是我觉得还好啊…和noru-chan一起出来的话会轻松很多的。”

 

爱华摆了摆头,试着让头发回到原位,那样子像极了一只湿漉漉的小型犬科动物尝试着抖落掉毛皮上的水时的行为。嘴角扬起一丝笑容将她彻底出卖给对方。于是只好在坦白时刻意将有关于犬科动物的那一部分收在心底。

 

“和Mami-chan一起的话两个人大概会吵起来,ishi又太随和,会拿不定主意什么的。和上级生们一起出来的话压力会很大,即使是很熟悉的上级生也会担心让人家提东西是不是不太好意思啊之类的。不是么?”

 

爱华解释道。

 

“啊…也是啊…”

 

稔幸点头,若有所思地继续向前走去。

 

“我猜你大概是有什么想说的,才会提起这么奇怪的话题?等等,吃寿喜锅的话要买肉的吧?”

 

她开口道,紧走几步,赶上稔幸的步伐。她搂住好友的肩膀,漫无目的地盯着冷柜中的火腿切片。

 

“材料的话高嶺桑她们应该有准备。”

 

“你确定?那我们就去结账了。”

 

 “当然——tamo,其实,也…不算是吧。”

 

她停住脚步,在原地踌躇片刻后转过身来。

 

“我们就拿ishi来说,如果让ishi去买东西的话,谁会跟着去?”

 

“呃,高嶺桑或者是一路桑…?”

 

爱华蹙眉说道。

 

“对啊,一点都没错,如果是mami呢?”

 

“久世桑会跟着去啊,可是……这有什么关系么?”

 

“这就是问题所在啊。如果你去买东西的话,海峡桑会和你去吗?不,或者说,mami单独买来的饮料你敢喝么?”

 

爱华闻言打了个冷颤,不知此时该作何感想。

 

啊,是的,大概是上次愚人节的时候,自己毫无防备地接受了那杯mami用来考验友谊的小礼物。之后的事情所有学院的人都知道了。她为了缓解那股难以言喻的气味,足足搜刮了整个宿舍楼的冰箱。吃了一大罐香草冰激凌后,闹肚子在宿舍内躺了一周。

 

据其他曾受此殊荣的上级生讲,那年愚人节只有她和久世桑两个人收到了配方完全一样的特殊饮料。

 

那么按照mami她考验友谊的标准,自己大概应该为此感到欣慰…?

 

“……所以你想说每次跑腿的都是我们两个是同系的上级生出于对我们的信任?”

 

“是。”

 

“深以为然。”

 

爱华意味深长地看了稔幸一眼,二人对视良久,回忆起了一度被恶作剧所支配的恐惧,以及每年的恶作剧都被拆穿的屈辱。

 

tbc.


评论(11)
热度(13)

© 优子长腿承包协会会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