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miki】SCP-ZUKA-001(安寿ミラ)

项目编号:SCP-ZUKA-001

 

 

 

项目等级:Neutralized(先前为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ZUKA-001被收容在一个体积为4mX4mX3m的低碳钢房间之中。由于SCP-ZUKA-001的特性,该房间内不得含有超过5%的ⅣA元素。SCP-ZUKA-001要求的物品需要先进行关于ⅣA元素的测定,才允许布置在房间内。任何人员需要与SCP-ZUKA-001进行物理接触时必须穿着防护服,并在高级研究员真矢みき的陪同之下前往。

 

 

 

描述:SCP-ZUKA-001是一名亚裔女子,身高1.65米。SCP-ZUKA-001原为宝冢地区SCP分部高级研究员,本名安寿ミラ。在对于SCP-███的一次收容失效中与SCP-███进行物理接触,并降级为E级人员。之后在对于SCP-ZUKA-001的处决过程中,发现SCP-ZUKA-001具有迅速改变含有ⅣA元素的纯净物结构的能力。试验表明SCP-ZUKA-001具有在5μs内改变物质结构的能力(在遵守质量守恒定律的原则之下)。介于SCP-ZUKA-001具有专业的有机化学知识,这种能力不得不令人更加警惕。另外SCP-ZUKA-001大部分时间心理状态稳定,尤其对于曾经的同事态度更是如此。

 

2009/4/4,SCP-ZUKA-001要求与Site主任真矢みき见面,请求被拒。

 

 

 

谈话记录

 

<记录开始>

 

真矢みき:Yan,我很抱歉……

 

SCP-ZUKA-001:(发出一声冷笑)不用了,你需要知道什么?我的出生地?出生日期?还是我什么时候发现自己的能力?

 

(SCP-ZUKA-001沉默了几分钟)

 

SCP-ZUKA-001:安寿ミラ,出生于长崎县长崎市,毕业于[数据编辑]。我被降为E级人员后,在被监视过程中,发现自己可以把一些化合物分解或合成。之后我在自己身上进行了一系列试验。

 

真矢みき:好了,Yan……

 

SCP-ZUKA-001:(深吸了一口气)过了几天,我从监视我的那些人那里听到自己要被处决了,我觉得这个能力可以救我一命。现在你满意了吗?

 

(真矢みき沉默并走出房间,之后的谈话由研究员████进行。)

 

████:你刚才提到你在自己身上进行了试验,试验包括哪些内容?

 

SCP-ZUKA-001:短时间内分解和合成的极限,用时之类的东西,大概就这些。

 

████:试验结果是?

 

SCP-ZUKA-001:当时的实验材料太简陋,我唯一能确定的是这些过程遵守质量守恒定律。

 

████:你可以对[数据删除]进行[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祝你好运,Yan。

 

(████上前拥抱了SCP-ZUKA-001)

 

SCP-ZUKA-001:谢谢,你也是。

 

<记录结束>

 

附录:研究员████之后被降为E级人员,并对其进行为期一周的监视,经完全检查后回到工作岗位。

 

 

 

实验记录SCP-ZUKA-001

 

测试物品:水

 

笔记:经检验,水中并未产生新的物质。

 

测试物品:小苏打

 

笔记:测试物品被分解为钠单质,二氧化碳,以及氧气。测试前后物质质量保持不变。

 

测试物品:沙子

 

笔记:SCP-ZUKA-001从中提取出了硅单质。测试前后物质质量保持不变。

 

[数据删除]

 

 

 

附录001-000:高级研究员真矢みき要求从对SCP-███的研究调到对SCP-ZUKA-001的研究。经site人事主管批准。

 

 

 

附录001-001:SCP-ZUKA-001要求一双芭蕾舞鞋。(请求拒绝)

 

 

 

附录001-002:高级研究员真矢みき多次在未经允许之下单独进入SCP-ZUKA-001的房间,被降为E级人员,并对其进行为期一周的监视,经完全检查后回到工作岗位。

 

 

 

附录001-003:Site█主任大浦みずき与SCP-ZUKA-001见面。大浦みずき向O5议会申请SCP-ZUKA-001从SCP状态下移除,请求拒绝。两个月后大浦みずき死于SCP-████-███的一次收容失效。SCP-ZUKA-001要求参加大浦みずき的葬礼。(请求拒绝)

 

 

 

附录001-004:2009/3/██, SCP-ZUKA-001将收容房间的开关封死。经多方处理后未能打开房门。因此,自2009/3/██以来,SCP-ZUKA-001断绝了一切饮食。

 

 

 

附录001-005:2009/4/4,SCP-ZUKA-001要求与Site主任真矢みき见面。(请求拒绝)

 

 

 

附录001-006 Neutralization:2009/4/4,SCP-ZUKA-001完全停止呼吸。尸检表明SCP-ZUKA-001服用了[数据删除],尸体被保存并送往Site██进行研究。

 

 

 

附件:来自SCP-ZUKA-001的笔记:

 

“他们不让我…我没法做一个……好人。”

 


 

================================================ 

 

来自大浦みずき的备忘录:

 

 

 

SCP-ZUKA-001

 

谈话记录

 

[数据找回]

 

紫苑ゆう:你可以对之前的试验进行详细描述吗?

 

SCP-ZUKA-001:(点了点头)我试着从送进来的食物中提取了一些蛋白质,还有碳水化合物之类的东西。之后我又将它们分解成二氧化碳和水。但我试着把他们恢复成原来的样子时,我发现这种能力对于水不起作用。

 

紫苑ゆう:水?(略微迟疑)

 

SCP-ZUKA-001:是的,不仅仅是水,如果我将里面所有的碳都提取出来,剩下的物质我也没有办法进行改变。

 

紫苑ゆう:也就是说,你的能力仅限于含有碳元素的物质?

 

SCP-ZUKA-001:不,混合物也没法起作用。像是合金一类的东西我也没有办法。另外,沙子之类的东西似乎是可以的。

 

紫苑ゆう:所有ⅣA元素?

 

SCP-ZUKA-001:我想是的。

 

(监控摄像仪关闭)

 

 

 

 

 

我去Site██找过Shime桑,Shime桑将之后的对话告诉了我。她认为他们已经知道的够多了,那之后的时间她希望与yan进行一些私人对话。

 

 

 

 

 

紫苑ゆう:我希望这样你能感觉好受一点。

 

安寿ミラ:谢谢,Shime,但是我不值得你这么做的。我知道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所以……

 

紫苑ゆう:(打断了对方)我当然知道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他们会在两分钟之内恢复监控,我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客套和寒暄上,好吗?听着,我会想办法救你出去,我相信一定不止我一个人这么想。你不应该待在这里,yan。如果我去找Natsume帮忙的话,她会和我一起试着将你的SCP等级取消。

 

安寿ミラ: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紫苑ゆう:这当然可能,只要你配合我们,证明你已经没有任何……异常,你就可以出去了。这是唯一的机会,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安寿ミラ:万一……

 

紫苑ゆう:没有万一。不光是我和miki,大家在等你出去,你明白吗?

 

(沉默持续了几秒)

 

紫苑ゆう:时间快到了。祝你好运,yan。

 

安寿ミラ:谢谢,你也是。

 

(对话结束)

 

 

 


 

Shime桑真是个聪明人。她了解yan,也了解我们所有人。即使是我自己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了。

 

最巧妙的是她让miki装作情绪失控,将她替换出来。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miki身上——我是说,任何人都知道yan和miki的关系要更要好些。他们会认为miki的“情绪失控”是理所应当的。

 

这时候miki不再具有威胁性,所以他们将注意力都转移到Shime身上,没有人会去注意miki对监控动了什么手脚。当他们再次打开监控的时候看见yan和Shime拥抱在一起,便加深了这种印象,于是开始监视Shime的一举一动。

 

当Shime重获信任后,我们谈起这件事时,她依然心有余悸。

 

老天啊,看在kyaru的份上,等yan安全出来后一定要把Shime调到我们这里。我相信我们会和她相处愉快的。

 

Yan那边有miki他们,我暂时不用担心。只是那孩子那边恐怕更加棘手……

 


 

=========================================================

 


 

人事记录:高级研究员安寿ミラ,Site██所属。

 

 

 

2009年1月14日

 

我此时的境地让我想到了鲁滨逊·克鲁索。

 

不,相比起来还要艰难,得多。那家伙至少有把手枪,有一条狗,甚至还有一个不错的住处。而我,此时此刻躺在一间狭窄的金属房间内,尝试着从送来的食物中弄出些氢气出来。我几乎要怀念起当初浪费食物的日子。

 

这里真是冷得要命,我在想要不要在下次有人送食物进来的时候让他们送些东西来取暖。这可是一月份,我身边能够用来保暖的东西就只有一件进来的时候穿的白色毛衣,还有一条毯子。我已经记不清楚上一次看到真正的人是在多久之前,我能看到的,勉强能够算作活物的,大概只有那一台监视仪器。——无论我走到哪里,镜头都在随着我转。

 

我试着做了一小块金刚石,将它嵌在一块骨头上。这并不算很难办到。我用这种方法记录日期和时间。事实上日期这种事情,对现在的我来说都是一样的。我不需要播种,不需要判断雨季还是旱季,时间对我来说是毫无区别的。我只是想找点事情做,让下一次有人到来之前的时光显得不那么难过。

 

我感到无聊。我对未来的日子感到恐惧,是否我将这样度过我的一生?

 


 

2009年1月27日

 

我在来到这里的前两天内,就已经把所有能够思考过的事情全部思考了一遍。所以现在能用来消磨时间的事情,就只有睡觉,和注视着那台监视仪器。

 

接受和习惯是我唯一可以做的事情。

 

不知道是那个家伙想出来的主意,从外部加热金属房间。我该庆幸的是金属的导热性能还算比较好…?

 

无论怎么想都逃脱不开一种像是在加热食物的即视感……

 

我被告知要在之后每天的7:00接受一次心理诊断。一开始我以为这会让我有机会离开这个金属房间。显然,我想得太过简单了。

 

当那个该死的心理医生穿着防护服,身边站着一群D级人员的时候,我才明白,所谓的心理诊断是什么意思。

 

“你潜意识中有没有想要伤害人,或者…之类的念头?”

 

啊,他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我确实有一种想要把他掐死的念头。

 

然后我看到他在我的心理测评上填选了“Aggressive”。

 

很好。

 

恐怕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不得不装作一副“Docile”的样子。

 

PS:从下周开始会有研究员在我身上做实验。大概是类似于让我凭空完成中学课本上的实验之类的?

 

怎么看都像是原来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

 

2009年2月4日 

是Miki。

我想我一定是在那时失去了理智。我落至这般境地与她无关,我又何必如此尖酸刻薄?是我自己嫉妒心作祟罢了。我嫉妒所有身处自由的人,我嫉妒得发狂。现在的我不是一个人,我又从何谈起与她并肩的资格?

我是个怪物。

只要我想,我可以轻易地扼住他们的喉舌,将他们变成一堆粉末,让他们灰飞烟灭。——是的,我无数次幻想过这样的场景。那个混蛋在心理测评上写得一点都没错,我是个危险品。一个疯子。

她看起来极低落的样子,被Shime换了下来。然后Shime说她们会把我救出来。 

她绝对是在说笑,只是为了让我更好受些吧。我当然想要出去,这念头早已压过其他的想法,充斥在我脑中。我已经受够了日复一日的问询和监视。我已经记不起外面的样子。阳光,新鲜空气,和水。

只要…装作…正常? 

可她们呢?如果失败呢?如果我控制不住伤害别人呢?别人会怎么看我?她们还会相信我吗?人在面对未知力量的时候总该是渺小的吧?当我再次回到这个地方的时候,我会绝望吗?

我还是一个普通人吗?


================================================

 

tbc

评论(7)
热度(4)

© 优子长腿承包协会会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