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翅/腦洞】多餘年代 - Somewhere in Time


多年以后,当真琴翼坐在电脑前,再次回放小天空模糊不清的92年《PUCK》时,猝然看到这样一幅画面。

马米内心:

non对此表示很愤怒并一言不和摔出了多年前的新公照片。



桑上:

      這真的只是一個坑!完全沒有時間精力填上的久翅坑!貼出來只為了找到可愛的同好們抱住哭唧唧,一個人默默忍受自己腦洞的折磨簡直可怕!腦洞驚奇患者的日常有且只有折磨好伐!


-


星野收到了一封匿名郵件。


郵箱的提示音把她嚇醒了。睜眼時,還是這暑氣瀰漫的工作室,發皺的壁紙,面前電腦主機的轟鳴已蓋過了四大台風扇。她不無擔憂地想,與其冒著下一秒鐘就藍屏的風險,或許是直接刪了更好。


匿名者?說不定只是某人的惡作劇。


鬼使神差地,她盯著那緩緩加載中的進度條,默默地在心裡做天人交戰。


在狂躁運行的雜音漸漸地平靜下來,取而代之的,則是另一種更為粗魯的信息框,把她拽回了下載頁面。


她嘗試著打開圖片,發現光標卡死了。隨之而來的,系統自動重啟。


星野自暴自棄地向後一仰倒,老式沙發椅連聲抱怨,來回晃搖著她。於閉眼前,她向身後胡亂地摸索,所抓到的竟是一包濕紙巾;再一掃,仿佛滿了半瓶茶水的玻璃杯不知滾到了桌下的何處,手中剩下的是蓋子。


但她還是沒有回頭。杯蓋被順手摔在了鍵盤前,連帶半袖子的茶漬。星野闔目。

 

旬月餘。


於偶然里,她在下載緩存中再見這一罪魁禍首:




>>>>>>>>>>>>>>>>>圖片加載中,請稍候。



 

時平成十二年。


评论(2)
热度(10)
  1. 优子长腿承包协会会长。桑上 转载了此文字
    多年以后,当真琴翼坐在电脑前,再次回放小天空模糊不清的92年《PUCK》时,猝然看到这样一幅画面。 ...

© 优子长腿承包协会会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