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陽:

天寶十四年間,安祿山以斬奸臣清君側為由,率狼牙軍大舉南侵,天策軍首當其衝鎮守洛陽。無奈狼牙來勢洶洶,東都失守、戰火也綿延至中原。

消息傳回華山上,久世也不管手中的信已經被自己擰得不成形,不顧若央勸阻就要向師父辭行下山。

看著跪在自己面前一語不發的兩個徒弟,劍幸嘆了口氣。

“修道之人本就不該沾染凡塵。這次你們兩人下山,又準備好跟我說什麼藉口了。”

“小師弟近年在江湖四處遊歷,如今遭逢戰亂、天下不太平,徒兒跟若央擔心阿海那小子,想接他回山。”無視旁邊忍不住翻白眼的若央,久世抬頭看著劍幸。

“前些日子天海他不是才在信上說在唐家堡玩得可樂的,還差點從紙鳶上掉下來摔斷腿?”

“那也是半年前的事了涼風師叔”,若央答道,“現在狼牙軍來犯,阿海必定會趕到戰火最猛烈之處找他在天策的好兄弟。雖然他身手還不錯,可這是戰爭啊、跟平時的打打鬧鬧可不相同。”

“所以,還請師父原諒。”

劍幸轉過身對兩個徒弟,看著滿臉都是疲倦的師兄、涼風也只是不吭聲的坐在一旁靜靜梳理仙鶴脖間的細羽。

“……去把你們的師弟帶回來吧、跟他的朋友一起,是叫…姿月是吧。”

“那徒兒先去準備準備。”若央起身拍去身上的積雪,捏了捏久世的肩膀,離開。

過了半晌,還跪在原地的久世才再次開口,“徒兒在此跪別師父。”

“罷了,”劍幸回頭看著快將頭埋入雪地之中的久世,眉間的皺痕已經平展開來,“反正你之前偷溜下山也從不跟我報備的,這次倒是新奇。”

“…還盼師父原諒當時徒兒任性。”

“好了好了,我可沒生氣。快去忙吧,耽誤了可就不好。”擺手示意趕快離開,就在對方準備轉身時似是想起什麼,又開口說到。

“……代我去看看你們大浦叔叔吧。”

看師父望著自己眨了眨眼,久世輕輕點頭。

“徒兒明白了。”

當他匆忙把信塞進衣袖背上行囊時,聽見羽翼拍打的聲音才想起自己忘記跟多年的小夥伴道別。

“這次你就別跟我下山了吧。”他輕輕撫過牠的眼側,抹去在牠身上屬於少數的鮮紅絨毛上的雪痕,“我會把他帶回來的,到時候你可要替我好好看著他別讓他亂搗蛋啊。”

“去涼風師叔那找玲玲玩吧,別看師叔平常都冷著一張臉,其實師叔人很好的。”感受著長喙蹭過頰側,久世微微勾起嘴角、酒窩深陷。

“可要委屈你一陣子了,風花。”

- - - - - - - - - -

入坑四個月有餘,鼓起勇氣寫了廚得死去活來的久翅。
然而寫了個劍三AU
可能是最近打副本打的太多了哈哈…
想看惡人道長的叔跟浩氣軍爺的馬米,想著想著就把優子寫成萌萌的仙鶴了(X
目前構想是月組>>純陽,花組>>天策
設定應該還會有小更動

评论(5)
热度(10)
  1. 优子长腿承包协会会长。 转载了此文字

© 优子长腿承包协会会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