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子】Unpredictable(PWP预警)

说好的我优但是没好意思打。你们代入自己也是没有关系的讲真......

优子个人向的话我也比较好意思写下去......

一只位于音校内自动贩卖机的日常。

=================================================

那是个面目很清秀,长着两颗小兔牙,笑起来有些害羞的女孩子。

 

宝冢向来不缺少这样的生徒的。对于身处音校的我来说更是这样。每年都会有新的满怀期待的的面孔被选拔上来,也会有毕业的本科生离开。短短两年而已,很少会有行为出乎意料的家伙令我印象深刻。除了每年负责定时清理的家伙之外,我几乎记不住其他人的名字,这无可厚非。

 

而这个女孩子似乎无出众之处,记得她的原因也是因为她的入团成绩和令人惊叹的考勤率而已。

 

她小心翼翼地从楼梯口探出头,四处顾盼后,才放心地抱着足以遮住身形的包裹走进教室。

换了舞鞋后,又抱起包裹,不幸踩到刚刚换下的鞋子跌倒在地。

 

饼干和薯片之类的东西从巨大的白色包裹中滚落出来,数目与种类之多足以令我瞠目结舌。她显然有些慌乱的样子,匆匆将食品装回袋中,确定刚才发出的声响没有引起其他人注意,迅速将包裹塞入寄物柜中。然后拿出一袋面包,小口咀嚼着。

 

今年的春日祭是提前了么……?我自言道。

 

一直持续到她吃完第三包薯片的时候,我才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太对劲。

 

=================================================

 

未来并非是不可预测的。

 

比如说相处久矣的两个人,在对方诘屈聱牙之际迅速接下话茬,且表达清晰,这种能力便格外令人瞩目些。称其为预感也好,或者是察言观色也罢,这便可算是某种程度上的预测未来。

 

再如海啸来临时,人们会下意识地选择逃跑。常识所带给人们的紧迫感和自我保护能力,也可勉强算作预测。

 

对于我来说,第一种方式显然不太划得来。除了笨拙且对任何细微的表达情感的方式都完全免疫之外,这其中还有一个最致命的劣势——眼神不好。

 

而第二种情况往往发生在最后一节课之后,教室灯关闭的时候。

 

音校的夜晚本应是安详而静谧的。

 

微风从爬山虎和老旧的红色砖墙边缘吹入教室内,将迟迟未归的生徒们的裙角和发鬓一并带起,该是极美好的事情。如果有勤奋者在教室内练习,对着镜子中自己的不足之处自言自语,也算是有趣且激励人心的事情。

 

可惜这几天的情况有所改变。

 

“诶诶诶,优子,这已经是第三包了。”

 

那个靠在我身上吃了很长时间东西的家伙叫优子。也是我近几天麻烦的来源。

 

虽然身材瘦削,但是却很容易饿,尤其是在练习之后,更是如此。但最令人羡慕的是怎么吃都不用担心的体型。

 

“因为中午的时候吃得不多,晚上又练习了很长时间,所以会格外饿一些,倒是jun你一点都不饿吗?”

 

“好像……有一点。”

 

坐在她旁边的生徒迟疑了一下,回答道。

 

“先吃饱了才会有力气继续练习啊。”

 

她信誓旦旦地说道,转身熟练地按下按钮,塞入几个硬币,一小盒巧克力球应声而落,正好砸到我的脚上。我忍住疼痛,尽量不叫出声来吓到别人。

 

“来尝尝这个。”

 

她将盒子取出,递给对方。

 

友谊往往来得迅速且不知何时而起。

 

对于我来说,要担心的则是接二连三的空包装盒子罢了。

 

=================================================

 

每年的这一天都是音校生分配卫生区的日子。

 

一群新入学的小家伙们排成几列,站在五号教室内,等待着上级生的发落。那个长着两颗小兔牙的女孩子站在最左边,紧张过度地攥着上衣的边缘,手心不住地冒汗。

 

容易饿的生徒一般来说运气都不会太差。

 

比如几年前毕业的那个身材修长却不太爱说话的家伙,就是对纳豆饭团情有独钟的那个,听说好像拿到了新人公演。

 

再比如去年刚刚毕业的,有一对招风耳的家伙,说话的时候略微有些含糊不清,在众人之间颇受照顾。当年打扫的似乎是二号教室。

 

还有之前那个专门负责擦洗自动售货机的家伙,音校的学费自然是不必言说,更何况是独自负担,所以每次归来都是一副困倦的模样,每次都会买完面包后躲在被子中吃。

 

当教室中传出一阵欢呼声后,大概就是分配结束的时候。

 

“玄关诶!是玄关诶!优子你看!哈哈哈哈哈牌子我来了!”

 

但那个女孩子提着水桶和抹布走到我面前的时候,我着实吃惊了一下。

 

“那么就请多关照了哦。”

TBC

评论(33)
热度(7)

© 优子长腿承包协会会长。 | Powered by LOFTER